番茄意面

摧毁伴随着他的登台而来

【卜洋】复合故事
全文走微博
https://m.weibo.cn/5558713087/4250702710101125

戒断反应【完结】

emmm终于写完了,一起幸福下去吧。

经纪人的车已经开到了车库,毕雯珺缠着李希侃又是腻歪了大半天才把他送下楼,然后自己又上楼回李希侃家呆着。不多时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微信界面是李希侃发过来的消息:“我到啦要开始工作啦!”
毕雯珺不自觉翘起嘴角:“好好工作,我在家等你回来。”
他手指向上滑动,轻易就滑到了顶端,盯着那条“你已添加了李希侃Saykan,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就觉得心里有点发酸,他几乎快忘了自己当时提分手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又是出于什么幼稚的想法忍住这么久不回来找他。
但是没等他想太多,李希侃那边又发了消息过来:“晚上我去接你,锐彬的朋友开了家私房菜叫我们过去试试。”
“好。”

试餐厅应该只是个借口,郑锐彬向来和李希侃关系不错,估计是李希侃跟他提了他们之间的事,郑锐彬放心不下罢了。所以自己到底让李希侃伤心到什么程度,导致郑锐彬听到消息就急着想见他?
他打了通电话给郑锐彬:“我下午有空,你下午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
“咱俩先碰面吧,省得小侃还要回来接我。”
“行。”

于是毕雯珺戴上口罩帽子又出了门。
郑锐彬找了个安静的咖啡馆,毕雯珺进去的时候他正拿着剧本在看,感觉到有人靠近,他放下剧本抬头跟毕雯珺打招呼:“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最近过得不错?”
“挺好。”
两个人都不算话多的,再加上郑锐彬因着李希侃的事对毕雯珺总有点小情绪,场面一下子又冷下来。但是到底是李希侃选择的原谅,作为好友他也不好说什么,心里一番挣扎后郑锐彬还是开了口,想尽力敲打敲打毕雯珺:“我听希侃说你们和好了?”
“嗯,我猜到他跟你说了。”

郑锐彬正了正神色认真起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真心实意希望希侃幸福,你们分手之后他一直不好受,所以我拜托你,想清楚了再对他好。如果没有坚定走下去的信心还不如先放过他,我不认为他能够经受住第二次伤害。”
毕雯珺感觉喉咙有点紧,发出来的声音有点发颤变调:“小侃他……他怎么了?”
郑锐彬语气平平:“长期失眠,胃痛导致体重暴跌,还好那段时间该录的物料提前录了。没有公开行程没什么人发现。”

转而语气又带了点好奇:“所以你为什么想和他复合?”
毕雯珺喝了一大口柠檬水缓解喉咙不适后才缓缓开口:“一开始担心我和他的关系被发现,我知道他对舞台的渴望,知道他的热爱,是我对我们的爱不够有信心,我害怕如果有一天真的被曝光,感情敌不过现实。我没什么安全感,那时候一想到这件事整夜整夜睡不着,心里没底的时候想跟自己说还不如就此了断,避免到时候结局难堪……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得彻底。”
“怎么说?”
“我自认为自己不是恋爱脑,但是每次有人称赞或者获奖之后没有他和我分享,总觉得心里空落落一块,上半年的时候拿了个新人奖,和队友喝了点酒庆祝,结果回了家意识有点迷糊,就开始给他发语音,发了十几条没有回应之后看到消息前面的感叹号才让我彻底清醒过来,原来我生命里不能没有他。就算我自私吧,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开他的手,除非他先自己挣脱开。”

郑锐彬没见过他这一面,看他说到动情眼眶红了一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朝他身后扬了扬下巴:“都被你听到了?”
毕雯珺转头一看,李希侃站在自己身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眼睛四处乱瞟:“不小心听到的,我也刚到。”
两人也没戳穿他,一个是出于护犊子心态,一个是怕他害羞。

三人转移阵地去了餐厅,在车上毕雯珺抓住李希侃的手摩挲:“喉咙还不舒服吗?给你带的水有喝吗?”
李希侃还没开口,前边的郑锐彬立马转头问:“希侃怎么了?怎么就喉咙痛了?”
李希侃脸有点热,瞪了毕雯珺一眼,郑锐彬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忍不住吐槽:“得了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就应该呆在车底。”

回家后,李希侃累得不想动弹,又故态复萌瘫在毕雯珺身上有一搭没一搭跟他侃:“锐彬也是担心我而已……你别想太多。”
“挺好的,是我不好,让你那么伤心。”他举着李希侃的手送到自己嘴边啄吻:“我发誓以后不会了。”
不会让你伤心,不会让你再难过。
“要是你再让我伤心怎么办?”
“那你就把我卖了。”
“你又不是我的,我怎么卖?”

手指被一个有点冰凉的硬物套上,李希侃的心突然急促跳动起来,身后人温温柔柔地扔下重磅炸弹:“现在不就是了吗?有信物为证,我表现得不好就把我卖了,好不好?”



“好。”


———END

【卜洋灵】酒后
不知道怎么打tag,虽然有鹅视角但是主要会是卜洋,严重ooc请勿上升正主,开心就看不开心别骂我,随缘更新

【毕侃】妹妹,你真漂亮。(车)

深更半夜……就得这么玩儿

抚顺麻辣拌儿:


*激情短打
*感谢合作 @番茄意面 &一位没有互关的小姐妹
*xxj文笔也要为毕侃产出【鞠躬】
*下面链接打不开就评论见 祝您观文愉快



石墨:https://shimo.im/docs/pbg9BEj5rpArtVPf
微博:https://m.weibo.cn/6445469161/4249194187733972

【毕侃】 需要

瞎写别打我


李希侃终究忍不住跟毕雯珺提了分手:“找你的那些好弟弟去,别来找我了!”


毕雯珺一阵无语,李希侃总是嚷嚷他就是享受自己被别人需要的感觉,对着别人的要求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作为男朋友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特殊在哪里。可是当初李希侃明明也是因为这样子温柔体贴的他才和他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也罢,多半是腻了不想和他在一起了才这般胡搅蛮缠。

训练已经让他们吃足苦头,他已经累到完全不想去思考这些恋爱的弯弯绕。爱咋咋地吧,毕雯珺一边这么想一边冷着脸走向训练室,把矛盾丢在脑后不再去思考。


但是粗神经如罗正也察觉到了他俩之间的尴尬气氛。

本来训练完总是跑来找毕雯珺的李希侃最近两天一次都没进过他们训练室,反而喊他去sheep那边找他吃饭,开口闭口绝不再提老毕两个字;毕雯珺看起来也一派安然的样子,依旧维持待人接物温柔的态度,只是再也不看李希侃一眼。被胆大的人问及两个人的关系时,两个人都轻描淡写:“掰了。”

只有目睹了毕雯珺看到李希侃和陈立农许凯皓头靠头在地上睡得东倒西歪时那个凌厉到足以杀人的眼神的黄新淳表示,这俩要真掰了,他当场表演胸口碎大石。


然而两位正主对小黄人的赌誓无知无觉。

此刻的毕雯珺还在苦恼怎么教泰国友人理解温柔,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只能憋出一句:“你对女朋友,她生病的时候照顾她就是温柔。”

结果泰国友人回了一句:“照顾就是温柔?”

毕雯珺下意识摆手否认,却在心底咯噔一下。

按照黄书豪的这个误解,自己表现出来的照顾就是温柔,而他确实习惯了被别人需要,习惯去照顾所有人,也就是说,在别人眼里其实自己对谁都温柔,难怪李希侃会觉得自己在他心里不特殊。虽然有点理清楚了李希侃的脑回路,但是他还是没法主动低头道歉。毕雯珺总是那个思路:我本性如此,是你因为这一点爱上的我,就注定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凭什么要我来为你改变?


于是公演的时候他依旧没有拒绝队友,由着他们一个叠一个在自己身上叠罗汉,还故意开心笑出声,故意忽略李希侃的面无表情,故意假装看不见他沉默摔门而去。等到李希侃离开,他也装不下去了,沉默着坐在一旁看别人表演。

他以为李希侃至少会来跟他吵一架,就像之前一样。他还戴上了李希侃送他的耳饰,想着等他看到就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想看到他主动跟自己道歉,可惜李希侃没有。


他隐隐觉得哪里变了,却又逼自己不要去多想。


直到他第五次看见李希侃和小鬼勾肩搭背面不改色从自己面前经过之后才真正慌了神,李希侃甚至很愉快地跟他说了话:“诶老毕你让让,我们要过去。”

而小鬼也嘻嘻哈哈跟了一句:“谢了bro!”


看似正常,还会看似亲热叫他老毕,可是已经坦荡得仿佛两个人就没在一起过,明里暗里都是一副和他划清界限回到原点的样子,这比之前把他当透明人更让他难受。


毕雯珺终于忍不住去了麦锐宿舍把正在和别人吃鸡的李希侃拉了出来,他还一脸笑意:“等等哈等我这把打完。”

然而毕雯珺没听他的话,愣是把他的手机从手里抠出来,再把自己的手一根根嵌进他指缝把人拉进了楼梯间。就算这样李希侃也没生气,只是说了句:“等下会被队友骂的好吗。”

然后使了点巧劲从他指缝中挣脱出来。


“你还在生气?”

“你看我这样像生气?我早就不生气了。”

毕雯珺心下松了口气,但是下一秒他又被惊到了:“咱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不是吗?”

谁要跟你当朋友!


“别闹了小侃,我知道错了。”

“你没做错啊,你一直对我挺好的,是我的好兄弟啊。”李希侃还是那样子眯着眼透着笑意。毕雯珺的话就像打在棉花上毫无作用,反而是自己的意气被卸了个一干二净。


他心如死灰,算是知道这个人是真的要放弃自己了,心里堵得难受也不想再待在这里,转身就走。走到半道挠了挠脖子,一不小心碰到左耳的耳饰。耳饰是在一起的时候李希侃送他的,既然分了手也该送回去了。于是他又折返回去找李希侃想把东西还给他。


回到楼梯间就看见李希侃蜷抱身子坐在地上哭,哭声被捂在袖子里听得不真切,只能从耸动的肩膀判断出他的情绪。毕雯珺放轻脚步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伸手搂过抽抽噎噎的人,低声哄:“乖,别哭了行不行?”


李希侃抬起头看他:“你给我走开。”

“我不走,你这个样子谁放心得下?”

“谁放心不放心都轮不到你关心,大把的人都需要你等着你去体现你的人生价值,你别管我。”李希侃抬手擦擦模糊了视线的眼睛,“毕雯珺算我求你了,别再对我好,越是这样我越是会觉得自己跟你在一起就是个笑话,任谁跟你告白你也都会答应对吧。”


毕雯珺心头火起,咬牙切齿回他:“是啊,我就是自我奉献型的人,没人需要我我就难受的要死,谁跟我告白我都接受,前任数量能绕地球好几圈!”

然而李希侃并不理会他的冷笑话,自顾自往下说:“一个人拥有的爱的总量是有限的,对别人关心的总量也是有限的,出厂之后你会有越来越多的朋友,越来越多的人能得到你的关心温柔,可是我呢?”


“分子没有变化,分母越来越大,我又怎么敢相信你留给我的分量还是像刚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多?”本来先动心的人就已经输了大半的城池,他不是害怕付出,只是怕最后把所有领土心甘情愿双手奉上也得不到他给予别人的十分之一。


毕雯珺听他这么说只觉得心里针扎一样的疼,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想反驳李希侃,却找不到词反驳,只能抱住他一遍一遍重复:“我错了,我会改的,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失去李希侃之后的生活会是怎样,他连想都不敢想,喉咙里的空气不上不下梗得他难受得接近窒息:“小侃,救救我……”李希侃察觉到他的异样,急忙引导着他深呼吸,他听着李希侃软软的声音,跟着他的节奏调整自己,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


李希侃没走,蹲在他面前担忧地望着他:“你没事吧?”

“有事。”他往前弯了弯身子,把头埋在李希侃的脖颈旁,闷闷出声:“如果我说我需要你才活得下来,你愿意为我留下吗?不是你需要我,而是我需要你,你在我心里是特殊的,这样可以吗?”

李希侃掐了掐他的掌心当作回应,算了吧,虽然结果不似预期,但好像这个样子,也还可以。

那就,一直这样走下去吧。

别人需要的东西毕雯珺都能给,而毕雯珺需要的,只有他李希侃有。



【毕侃】腰间火 (五,六)

别怪我今天短小

移步 @心悦珺希 看看我今天多勤快




等到李希侃下台的时候,毕雯珺随手拿的莫吉托已经被融化的冰稀释到几乎没什么味道了。他喝了一口嫌恶地皱起眉,却在下一秒李希侃朝吧台走来的时候瞬间舒展开来。

灯光昏暗,他似乎没有发现毕雯珺,直直擦过毕雯珺的肩就要往卫生间去。毕雯珺再也按捺不住,伸手扯住他的手臂。李希侃被这么一出吓到,小兔一样瞪大了眼睛看他,恍惚间毕雯珺以为看到了几年前的他。

“好久不见,李同学。”
“老师?!”



李希侃单手开了瓶啤酒,摇晃之间泡沫争先恐后从拉环出喷涌出来,想着要耍帅的他被泡沫沾满了手,有点狼狈地急忙低头啜掉泡沫。却还是觉得手上粘粘的难受得紧。

毕雯珺见状忍不住笑出来,感觉眼前的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他掏出纸巾,牵起李希侃的手,一根一根帮他细细擦干净,李希侃见他这样反射性想抽回手,却被他紧紧桎梏住抽不开。看着高大的人就这么弯腰垂眸给自己擦手,他突然觉得啤酒有点容易上头,脑袋有点晕,心跳有点快。

擦完手毕雯珺才慢悠悠在他身边坐下,拿起开好的啤酒跟李希侃碰了杯,喝了一口下去。两个人坐在酒吧天台看着万家灯火,夜空闪烁总有种做梦的不真实感。

“希侃这几年变化挺大啊,都不敢想你会在酒吧工作。”
“赚零花钱而已啦,这是朋友的酒吧安全点。”李希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那也还是变化挺多的,更好看了,更开朗了。”
“好看?不不不为什么不是有型!”好看明明是形容女生的。
毕雯珺看他红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心跳快得他要按捺不住自己,急忙安抚他:“行行行是老师说错了,是有型不是好看。”

李希侃仿佛是真的喝醉了,彻底放飞自我:“哈哈哈哈哈哈我原谅你啦!”
“不过我都不是你的老师了,也不用这么叫我,直接叫名字吧。”
“可是……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老师啊。”
“就当帮我一个忙吧,叫我雯珺就行了。”
“嗯……那好吧。”

直到两三罐啤酒见了底,李希侃醉得控制不住自己倒在了毕雯珺怀里,毕雯珺看他嫣红嘴唇张张合合碎碎念,眼睛迷离泛着水光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你还记得我走的时候发生的事吗?”

然而李希侃已经睡了过去,没有回应他的话。毕雯珺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又提了起来,他怕自己影响到李希侃,又怕自己对他毫无影响。但看着李希侃安安稳稳睡着的样子,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把他叫醒,认命把他带回了家。

【毕侃】腰间火(三,四)





毕雯珺并没有正面回应李希侃,而是转移了话题:“你家住哪里?”李希侃只当是老师在维护他的自尊心,糯糯报了地址,就不再开口说话。外面雨点有规律地敲打着车窗,李希侃盯着雨刷来来回回摆动,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毕雯珺感觉身边的人久久没有动静,侧身一看才发现李希侃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柔顺垂挂着,白皙的锁骨在扯开的衣领下有节奏地上下起伏。

他突然有点不忍心打破这一刻的宁静,就这么盯着李希侃,看着他微微起皮的唇,看他带着些微毛躁的发梢,看他微微翕动的鼻翼。他又在心里暗骂自己禽兽,诚然他对自己的性向从来都是坦荡荡,但是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对自己的学生就这么动了心,活到现在二十几年第一次萌动的春心居然还错了对象,他真的觉得自己需要找个大师算算命,太糟心了。

还没等他把自己绕清楚,李希侃却是慢悠悠睁开眼睛转醒了。一睁眼就看到自家班主任仿佛穿过自己在看远处,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跟着转头往后看,只看到满是雨水的车窗一片模糊。他这一转头惊醒了毕雯珺,毕雯珺收回视线咳了咳:“刚看你睡着了就没叫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李希侃这时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手挠挠脖子微微红了脸:“谢谢老师送我回来,我走了,老师也早点回去吧。”
然后拎起书包推开车门就冲向家。

毕雯珺看着他消失在拐角处,才开车回家,开到一半又折返方向去了朱正廷的酒吧。
朱正廷看着发小一杯一杯酒跟喝水一样往肚子里灌,看着都头疼,伸手夺过他手里的酒杯:“别喝了老子都要被你喝穷了。”
“小气吧啦的,我给钱行不行!”
“有话说话别自己憋着。”
毕雯珺语气带着低落:“正廷啊,我恋爱了。”

“哟,我当是什么,憋了二十几年终于开窍了是吗?”
“开窍都没用,是我学生,脑瓜子疼。”
朱正廷被他这句话砸得有点回不过神:“别跟我开玩笑啊你认真的吗?”
然后就对上毕雯珺哀怨无比的眼神:“你觉得呢?”

朱正廷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把酒杯递过去:“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远远看着呗,我可是老师,怎么可以对学生有想法……”
“你忍得了?”
“忍不了也得忍,为人师表不能丢啊。”

魂都丢了还管为人师表丢不丢,朱正廷在心里吐槽毕雯珺:“他知道吗?”
“不知道。”
“师生关系,你辞职不就得了?”
“那也没用,他未成年。”
“等他成年呗。”
“那我岂不是就没法看他长大了?”
“…...你爱咋咋地吧我不管你了。”
恋爱中的人智商真的有够低,都可以和马里亚纳海沟争夺世界纪录了,朱正廷看自己说不动他,甩了甩袖子走开,留下毕雯珺还在借酒消愁。



借酒消愁的直接后果就是酒醒之后带来的剧烈头疼,但是课还是要去上的。李希侃看见班主任在课上揉了好几次太阳穴,单词都拼错好几个,下课鼓起勇气截住了毕雯珺的去路。
毕雯珺看到罪魁祸首拦着自己,头更疼了:“有事吗?”
“老师是不是昨天淋雨头疼了……”声音里带着歉疚和小心翼翼。
“没,昨天喝酒喝的,不是淋雨弄的。”毕雯珺见不得他这个样子,只能老实坦白。

厚厚的眼镜遮盖住李希侃的眼神,毕雯珺看不清他的目光。只是看他咬着唇手搓着衣角的样子心又软成一片:“就那点雨没事的,但是别把我喝酒说出去,帮老师保密行不行?”
“我,我会保密的!”小脑袋大力点了两下。
“嗯,乖,回去吧,我没课了会早点回去休息的。”毕雯珺伸手揉了他脑袋,感觉自己脑袋都不疼了,美滋滋抱着书回了办公室。

留下李希侃有点疑惑站在原地,之前也没见老师这么揉过谁头发啊,难道是自己头发比较好摸?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同学们都被他们之间的亲密震惊到,等到回到座位时李希侃的前桌黄新淳忍不住回头问他:“侃你什么时候和班主任关系这么好了?”而过道周围的同学看似在整理东西,实则也都竖起耳朵偷听。

“就还好啊,昨天下雨班主任看我没伞送我回家而已。”
“他居然送你回家?”
“啊?怎么了吗?”
黄新淳看着他傻愣愣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了句:“没没没没事。”就又转了过去。

为什么觉得奇怪,虽然毕雯珺又帅又温柔,但是看起来始终很有距离感,总感觉他和别人之间隔着一层玻璃壳,怎么都不像是会和学生亲近成这样的人,更别提是李希侃这种平时就默默无闻的人了。

【毕侃 】腰间火(一,二)



〖Liebe meines Lebens,Feuer meiner Lenden〗




毕雯珺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酒吧里遇到李希侃。他的小孩就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唱歌,穿着领口大开的白色衬衫,右边胸口处缀着大朵白色的花,看起来又无辜又诱惑,搭配着右耳的耳饰招摇得他心里发痒,腰间灼热。毕雯珺在心里咒骂了一句衬衫和耳钉的设计师,骂完之后又清醒过来,不能怪设计师,到底是因为李希侃身上那种气质,才会穿什么都显得诱惑。而且这股子气质,经过两年发酵后显而易见地越来越强了。
他早该知道的,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他早就知道了。否则他也不至于在A中执教不到一年就仓皇逃跑,他怕自己见不得人的心思控制不住往外跑,他怕吓到李希侃。
彼时的李希侃可没现在这么诱人,至少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带着奶奶款眼镜头发盖过眼睛感觉可以任意拿捏的乖乖学生仔,成绩也只是平平,属于老师不重视女生没印象的同学。就算是自诩慧眼识珠的毕雯珺也是过了快大半个学期才注意到这个人。
是学校运动会的时候,担着学习高压的高中生们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可以撒欢玩,一个个在运动会开始后都四散跑开,只留下班主任毕雯珺和李希侃在班级区域里镇守。一个是职责所在,一个,大概只是懒得动。
被职责绑住的毕雯珺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玩手机,百无聊赖转头就看见自己班里的隐形人靠着墙不知道在干嘛。大概是为了找点乐子,他鬼使神差就往李希侃那处走,弯下腰就看见李希侃刘海用笔帽夹起来之后露出的闭着的眼睛。这是睡了?毕雯珺存了玩闹的心思,伸出食指和中指夹住李希侃的鼻子,就这么静静等着他被憋醒。果不其然不到一会儿李希侃就被自己呛醒了,毕雯珺这才施施然收回手指抱着双臂看他调整气息。
刚想开口跟小孩开个玩笑,调整完气息的李希侃睁开了眼。是对狐狸眼,眼型细长睫毛浓密,被呛出眼泪之后泪水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更显得眼睛波光盈盈,像无数根羽毛漾在心上。被这对眼睛盯着的毕雯珺站在原地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脑子里调笑的话都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只是干巴巴说了句:“就这么睡不怕感冒?”
李希侃心里也是懵,大半学期下来跟他正面说话超不过十句的班主任突然离自己这么近,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受宠若惊?
“没,没事,我身体好。”
毕雯珺仿佛被他的反应取悦到,揉了揉他脑袋:“既然都运动会了就别老窝着不动了,运动会就是让你们放松的,等到明年升高三了就没机会玩了。“
李希侃被这串话砸得有点蒙,抬眼愣愣看着毕雯珺,哪知道这幅任人拿捏的姿态落到毕雯珺眼里着实可爱得紧,毕雯珺再次没忍住,伸出手又揉了一把毛茸茸的脑袋:”别愣着了,起来走走吧,运动会都快结束了。“
看他还是呆呆的样子,毕雯珺上手扯住他手腕拖着他站起来,少年瘦削的手臂就握在他掌心,脆弱得仿佛微微用力就能折断,毕雯珺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皱起了眉,话就已经不受控跑了出来:“你怎么这么瘦?”
“啊?还好吧,就一直都这样啊。”

李希侃觉得有点古怪,今天班主任是被下了药吗,怎么会对自己说这种话。直到午后的风缓缓拂过他的脸,李希侃彻底清醒过来环顾四周后,发现全班只剩下自己和毕雯珺两个人,也就知道了缘由。不是因为老师转性了,是因为老师也只剩下自己可以聊天了。班里能说会道讨人喜欢的同学多了去,要不是今天这种状况哪里轮得到他得到班主任青眼。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思绪中,广播响起来运动会闭幕,要班主任带队集合,李希侃又慢吞吞从校服裤兜里掏出那副奶奶款眼镜戴好。把笔帽取下来,他又变成了那个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李希侃。而站在旁边目睹全过程的毕雯珺在心里感叹简直就像整容前整容后的对比,他没想到一个人可以两种状态来回切换得这么快。
然而李希侃并没有察觉到毕雯珺内心的小九九,只是沉默地走在他身后去集合。


校运会之后李希侃经常有种被注视的感觉,总感觉有人在看自己,他把这种感觉归因为那天被班主任吓到而产生的后遗症。
毕雯珺相貌出众,就算是李希侃这种隐形人般的存在也时不时会被外班女生红着脸扯住询问毕雯珺的讯息,李希侃心想青春期的爱真的有点没头脑,他这种人怎么可能知道毕雯珺的讯息,怎么样想都觉得该去问那些尖子生或者后进生,这些人接触毕雯珺的频率可比自己高了去了。
但到最后他也只是好声好气对着女生道歉:“不好意思啊我跟老师不熟不太知道。”然后在女生即将嘟起嘴露出失望神色之前仓皇逃离。

殊不知这一幕都被刚从隔壁班出来的毕雯珺看在了眼里。毕雯珺看着心有点堵,告诫自己只是因为学生早恋影响学习,连手里教材都还没放下就顺着李希侃离开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李希侃埋头走到停车棚,听到后边跟来的脚步声,心想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么执着,深深吸了一口气猛地转身准备开口跟姑娘讲道理,却猝不及防陷入了毕雯珺的眼神里,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眼神里为什么带着点焦灼和紧张。
“老师,有事吗?”李希侃犹犹豫豫地开口。
毕雯珺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直接问是不是女孩子跟他告白也不行,这样显得他不近人情,不问的话他心里又总堵得慌。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有一会儿,李希侃看着毕雯珺阴晴不定的脸色越看越慌,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违反了纪律,刚巧车棚外天色渐暗,卷起了一大片乌云,下雨了。

李希侃看着大滴大滴砸在车棚顶的雨,鼓起勇气伸手戳了戳毕雯珺的手臂:“老师,下雨了,我想先回家。”
毕雯珺被他这么一戳像触了电一样差点跳起来,这才注意到越来越大的雨。
“你带伞了?”
“没有,忘了……”
“那你怎么回家?”
“也不算很大,骑快点就是了。”
“下雨还敢骑快车,胆子这么大?跟我走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像是怕被李希侃拒绝一样,毕雯珺没等他回答就扯着人拿手上装教材的袋子遮在头顶跑向旁边的停车场。还好停车场离自行车棚不算远,但是雨大风大也弄得两个人身上湿漉漉的,李希侃的眼镜和头发自然不能幸免。

毕雯珺看他那个狼狈的样子,扯了后座的纸巾盒子扔给他,自己也抽了两张擦拭脸上的雨水。李希侃把被水糊得看不清的眼镜摘下来放到眼镜盒里,把刘海撸到后边开始擦,这两三个动作下来带出难以形容的旖旎味道,白衬衫校服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布料,沾了水之后便透出里边的肤色,再配合李希侃此刻的脸,目睹全过程的毕雯珺再也存不下什么欣赏的心思,调整调整位置坐正身子紧了紧腿,太禽兽了自己。

然而李希侃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大致擦了擦就懒得动了,但是安静的气氛他又不太习惯,只能自己没话找话:“那个,老师在车棚想对我说什么?”
毕雯珺听到这个问题稍稍冷静下来,修长手指一下下敲着方向盘:“是不是有人找你告白了?”
“没有啊,怎么可能?”李希侃是真的诧异,自己顶多就是爱情故事里的路人甲,谁会想跟他表白?
“那……刚刚跟你讲话那个女生?”
“哦……是找我打听人的。”李希侃不太想透露内容,怕伤害到女孩子,虽然毕雯珺应该不会是那种找女孩子对质的人,但他还是想保护一下她的隐私。
“谁啊?”
“总之不是我就对了,一看就知道不会有人跟我告白的啊。”
“为什么那么肯定?”
李希侃一脸无所谓:“这个不用说都清楚吧,没存在感长相平平,受欢迎的都是什么校草学霸啊,我哪个都不沾边。”

毕雯珺突然想打醒李希侃,什么叫哪个都不沾边,他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怕是将来李希侃的追求者都要把他们班级门槛踏破。但是一边心下又有点暗喜,因为李希侃这么好看的样子只有他知道。

【毕侃】00:30
久别胜新婚你们说是吧